迟长夜

吃饭睡觉搞女同。爱发电“迟长夜”。

【卡珊德拉×拉文克劳】旷别已久

*拉文克劳无明显指代。ooc算我的

*可以看作《卡珊德拉之死》 的后续或者番外

*很短,800+,看个乐子

*虽然不是甜饼




     卡珊德拉抽空去了一趟霍格沃茨。沃雷家族自然有新的小辈进入斯莱特林,以关心孩子为筏子名正言顺,尽管霍格沃茨并不需要她为她的来访找任何理由。

      需要的是沃雷家家主自己。

      她沿着长长的旋转楼梯来到城堡顶端,青铜鹰环前围着几个皱眉思索的拉文克劳,看来今天鹰环问题不算好答。

      “我还急着换衣服呢。”

      少女带点气恼的笑声在空气里轻响。已经转身的卡珊德拉忽地回头,只看见那些小鹰们或低声讨论,或向她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

      楼梯的扶手触感坚硬冰凉,理所当然不会有任何灰尘留下痕迹,因此可以放心用包裹着尊贵双手的白手套在上面温柔抚过,不用担心会被弄脏。卡珊德拉多年来一直保留着戴白手套的习惯。她盯着图书馆门外的墙壁,她总觉得那里的一些深浅阴影像个人形——或者说两个,正在拥吻的人。

      地上似乎有只手套,凝神去看的时候又没有了。


      她好像听到“除你武器”与“倒挂金钟”。


      卡珊德拉走到了草药课教室。温室地板上洒满错乱的光影。卡珊德拉深吸一口,将熟悉又陌生的植物气息纳入肺里。她曾经想过留校做个草药课教授,但那不是卡珊德拉·沃雷应该走的路。但至少在这里时她很开心,她仅仅是卡珊德拉。虽然总有讨厌鬼想来打扰她的植物。

      还好现在不会有人来打扰了。


      现在没有舞会。她路过时忍不住对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小小出了一下神。以前总会觉得这扇门很高,舞厅很大,大到娇气的拉文克劳会笑着抱怨,说过来邀请她跳舞真是要翻越千山万水。

      现在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大。


      她最后打算去校长室和麦格教授聊聊,总要完成自己的筏子。赶上下课,她不得不在稍微有些喧闹的孩子群里穿行。

      “卡珊德拉!”

      再熟悉没有的声音,她听过太多次。温柔的,无奈的,叹息的,满含情欲的。她条件反射地去抬起头寻找声源,只看见一条属于拉文克劳的银蓝色围巾尾端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      等到沃雷小姐终于从人群里赶到时,理所当然空无一人。只有壁画向她打着招呼,好奇是什么让贵族小姐失态到发丝散乱。

      卡珊德拉没有回答。她用视线近乎贪婪地描摹着这里的每一块石砖,勾勒每一缕光影。

      “一个不知好歹的拉文克劳。”她说,“一个笨蛋,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她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或许哪天我就不记得了的人。”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49 )
  1.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迟长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