迟长夜

吃饭睡觉搞女同。爱发电“迟长夜”。

【舟红凯】失控

*第一次写红凯的练笔作

*哇原来我还有这么多存货可以发啊.jpg

*ooc算我的,哨兵红×向导凯,很可爱




        凯尔希皱起眉毛看着地上被三四个重装干员摁住还在挣扎着的灰狼:“……失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、是的,凯尔希医生。干员红在这次任务回来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失控了,表现出异样的攻击性,先后攻击了走道上的干员炎熔与赫默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凯尔希一边听取报告一边蹲下身,红的风衣已经在被制服的过程中染上了灰尘,看起来有些狼狈。向来乖巧的猎狼人冲着监护人露出了獠牙,金色的瞳孔缩成细细一线俨然一头凶兽,仰头兜帽落在脑后,吼叫着伸手要来抓,又被大块头的重装干员把手反压在背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凯尔希并不怕她,驯兽人怎么会怕自己驯养的野兽?她和那双凶狠阴厉的眼睛对视,伸手缓慢又坚定地,轻柔触碰凶狼高热的脸颊。

        楔形瞳孔里的摇曳凶性一瞬间熄灭了,重装干员们都发出了惊叹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直像魔法一样,女孩被诅咒披上兽皮成为了野兽,只等到有人来爱她兽皮才会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惯常见到的,清冷又乖巧的女孩,颤抖着从狼皮下挣扎出来了,浑圆的金瞳迷茫地看着自己的监护人,收起獠牙声音沙哑:“凯、尔、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凯尔希对她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,顺着臂膀下去握住她格外湿冷的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不需要医生。”凯尔希做出了自己的判断,不等干员们质疑又说,“她需要向导,把她带到哨兵静思室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干员们面面相觑,从彼此眼神里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攻击的都是向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红会分化成哨兵几乎没有人会感到意外,她的凶戾与残忍,高机动性,神出鬼没的身影。很多未分化者都会错觉她本身就是个哨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凯尔希甚至觉得她分化得太晚,毕竟她的身体素质太过优秀。她想到红初到罗德岛时的体检报告:大量的达菲林与曲瑞普林。显然“外婆”并不需要精神不稳定渴求向导的哨兵。

        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服用和注射抑制剂的,凯尔希不愿意继续想下去了,她大概明白了红为什么对服药打针那么抵触,尽管她还是会皱起眉头乖乖听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凯尔希看着床上圆睁着眼睛喘息着试图把视线聚焦到她身上的女孩,伸出手虚按在她额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Permission request——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向导凯尔希迄今为止疏导过无数哨兵,但这样诡异的精神世界她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    雪点无声随风飘落,在暗无天日的夜晚里絮絮落下一层,没有声音,但看不到黎明,也看不到尽头。凯尔希刚一落地就陷入绵软的雪地,在没顶的雪里本能挥舞四肢,喘息着钻上雪面才发现自己变成了——一只猞猁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的向导都会变成对应的精神体吗,这孩子真的很奇怪……。凯尔希叹了口气耸耸鼻尖,甩甩脑袋浑身毛炸开把积雪抖落。雪下了多久,这孩子在雪地里待了多久?这个问题像针一样轻轻在凯尔希心底扎了一下,很快被她吸口气强制无视掉。就算知道答案也对目前的状况无益。

        猞猁毛绒绒的肉掌张开踩着软雪,凯尔希四处望了圈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雪堆。艰难一脚深一脚浅地走过去,费劲扒开,露出底下蜷缩的一只小小的灰狼。冰冷、僵硬,如果不是胸口轻微的起伏,凯尔希几乎以为自己找错了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失控中的哨兵精神世界大多暴虐无常,充满着破碎的火焰和洪水。在雪里无声无息地死去,红又一次刷新了凯尔希的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凯尔希趴下来用体温来温暖她,大猫和幼狼在黑夜下的雪地里拥作一团。凯尔希一边给她输入积极情绪一边计算着大概还有多久红能苏醒,忽然耳尖动了动,她听到了狼嚎。

        饥饿的幽绿色狼瞳在四面八方的雪林里亮起,逼近,近到凯尔希能嗅到这群狼脖颈上的血腥气的时候,猞猁的夜视觉让她短短的尾巴在雪里炸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何等悚然的场面,无法望到尽头的狼群在黑夜里逼近,喉咙上无一例外都插着形制相同的黑色匕首,随着胸腔里“嗬嗬”声响,咽喉的伤口一股一股地泵出尸体才有的暗黑色近乎凝固的血浆。密密麻麻的群狼,或者说是密密麻麻索命的怨魂。

        情况不妙,显然红精神世界的暗面由这些狼组成,或者他们从来就潜伏在雪原下抬头望着上面的幼狼,期待着什么时候能咬断她的喉咙。向导面对哨兵的黑暗面可以说是手无寸铁,凯尔希感受着怀里恢复些许意识本能往她怀里拱来汲取温暖的幼狼,时隔多年再次体会到了一种无力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要放弃吗?现在撤出还来得及,凯尔希的精神不会受到损伤。虽然,虽然红会永远迷失在这里。……要放弃,这把刀吗?

        凯尔希爪子缩紧,稍微加大积极情绪的输入功率,偏头竖起猫瞳对群狼发出恫吓。但幽魂显然不吃这套,冰冷的狼涎滴落到了凯尔希的脖颈上,从脊背升起来的是最原始的本能战栗。理智催促着凯尔希尽快撤出,但怀里的触感让她又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狼牙要合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凯尔希下定决心撤出的前一刻,胸前的幼狼忽然拱了拱。一轮金黄的巨大圆月诡谲又毫无预兆地突破黑暗出现在天正中,浅银的月光在雪地间闪烁出无数粼粼水光,所有的狼都在瞬间灰飞烟灭,明朗安静的月光下仿佛刚才一切都是幻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湿热的狼舌舔舐着凯尔希的下巴,她低下头看着醒来的灰狼,同那双圆月一样颜色的澄澈眼瞳对视片刻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疏导成功,准备撤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分化为哨兵,并进入分化失控,由向导凯尔希进行疏导。疏导成功,分化失控结束。干员红的精神世界有所异常,应当予以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笔尖稍作停顿,凯尔希有些不太确定地回想起撤离时瞥见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那个月亮,是不是长了一双猞猁耳朵?

 

 

 

TBC.

这只是一次失控。

 

评论 ( 7 )
热度 ( 205 )
  1.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迟长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