迟长夜

吃饭睡觉搞女同。爱发电“迟长夜”。

【恋忍】亲密关系

*alpha恋×omega忍请自行避雷

*ooc算我的,结局部分因为写的时候鬼灭还未完结所以不符,不妨看成if线

*我觉得蛇恋很真不妨碍我也很喜欢嗑恋忍

是存货,已完结。完整版请走wb“我看见白雪在燃烧”或爱发电“迟长夜”



“胡蝶忍阵亡!胡蝶忍阵亡!”

甘露寺听到鸫鸦刺耳声音时一愣神,几乎忘了身在战场,脑海里忽然闪过几天前她似乎要飘散在月光里的身影,和那句“好呀”。

她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,死掉了,随着那只留不住的蝴蝶飞走了。

 

回到蝶屋以后甘露寺蜜璃才明白胡蝶忍那句“快结束了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她花了几年的时间,费尽心思,殚精竭虑,用自己的身体当筹码来策划自己的死亡。每一天每一夜都在压抑着愤怒,她早就去意已决。

所以她最后一次才会那么主动。

所以她最后一次才会那么纵容。

所以她最后一次才会回答她:

“好呀。”

——这可真是一个狠心的女人,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为了别人而停留,蝶屋的那群孩子是,甘露寺蜜璃也是。

她就像一只蝴蝶,在甘露寺蜜璃这朵花上歇了一会儿脚,低头吮吸了几口花蜜,振翅离开了。

她归根到底,只是路过。或者说从她最爱的人死去之后,她早就是个已死之人,只不过靠着复仇的欲望在世间行走。

甘露寺蜜璃想到当初期待地觉得胡蝶忍可以归属于自己的那个alpha就觉得傻到可笑。胡蝶忍根本就没有心。她很想揪着胡蝶忍的领子问她,那我呢,我算什么?只是一个解决发情的工具吗,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到底算什么?

可是她问不出口,甚至连一个温和又敷衍的假象也无法留下。

甘露寺蜜璃清楚地明白自己心里知道一切答案,就像她看着蝶屋的孩子们悲恸地压抑着哭声收拾物品的时候,她也很清楚自己什么都没资格留下。她所能做的吊唁只有痛哭,为了在决战中死去的队友,为了所有在斩鬼途中牺牲的英魂,为了她留不住的一只眼神从未在她身上停留的蝴蝶。

而她们俩只是朋友,从来是朋友,只能是朋友。

没有别的亲密关系。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104 )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
© 迟长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